2017-01-08

抄本 (17) 旅行



萊特拿著汽油桶,在家裡繞了一圈,他在窗簾、書桌、沙發還有那些裝訂的工具與床舖上,仔細的淋上汽油,而譯本,則放在客廳中央的沙發桌上;淋完汽油後,他拿著裡面裝有抄本、影本與一台筆記型電腦的公事包,穿著防雨風衣,走到了門口,他拿出一盒飯店火柴,在黑暗中擦出火花,然後往著屋內拋出,瞬間,這個曾經是他家的住所,現在已經在一團烈火之中。

2016-12-25

抄本 (16) 譯本



萊特醒來,看見了日光,房間只是單純的木造房間,他已經許久不曾在這麼普通的日子裡醒來,那些透明生物與潮濕空氣不再出現,這種感覺實在是非常的好,果然只要抄本離開了他,一切都能回復正常;他伸伸懶腰,走到了窗邊,太陽的光芒讓他感覺到溫暖,他看向馬路,一台車體上有個金色海龜標誌的快遞貨車正停在那裡,一個送貨員走下了車,拿著一個瓦楞紙箱走進了公寓。

2016-12-15

抄本 (15) 對立



「喔,這紅茶不錯,茶香很濃厚,顏色也很漂亮。」費許喝了一口,瞪大了眼睛讚嘆道。

「謝謝,這是特別挑選過的隆納菲。」店主人很自豪的介紹著,並且也給萊特倒了一杯。

費許翹著腳,文雅地喝著裝在白瓷杯中的紅色液體;萊特瞪著他,各種複雜的情感交雜,一旁的瑪美德則與店主人聊起了經營的訣竅。

兩段式夢境速記






第一段,換工作,一開始是在公司,老闆飆人,大家暗暗覺得不開心,接著大家跑去吃飯,地點在大賣場,大家吃飯時,然後我跟另一個同事都收到換工作的訊息,我們兩個都煩惱了一下,趁中午跑去面試,地方是一個金色門內的俱樂部,但都沒結果,因為沒有看到面試人員。(蚊子吵醒)

第二段,我背著大背包,去排一個渡溪的行程,這行程很妙的是參加者都會穿上救生衣、背著大行李、然後七八個人綁上一條繩子,在渡河人帶領下一起跳進溪水,然後漂到對面,我就去排隊了。
 
排非常久,但其實是在根本沒人的渡河大樓自行走著,然後我跟另外幾個今天想渡河的人一起來到渡河口,門一開跳下去的地方,河是黃的,超髒,遲遲等不到渡河人,於是我跟另一個旅客閒聊,才知道他是急診醫師,颱風天救了很多人,等這麽久不算啥。
 
廣播通知我們渡溪因故延遲,請我們到第二渡船口等,那在地下室,我又伸手去開門,發現水很急,而且又下雨,想到明天要上班,於是就放棄排隊,準備回家。(又被蚊子吵醒,起身殺蚊)




2016-12-04

抄本 (14) 再會



萊特跟著阿卡瑪納在唐人街上走著,不知何時,街上下起了如絲般的薄雨,街上的妖物並沒有散去,牠們仍在街上購物、交談,時而看向萊特,又或四處張望,而阿卡瑪納則像是與許多人熟識似的,一邊走著一邊跟許多人揮手或打招呼,讓萊特覺得自己非常顯眼。

2016-11-27

抄本 (13) 妖魔唐人街


萊特走出了瑪美德的家,一種糟糕的感覺爬了上來,那些藍色的膠狀物,一團一團掉下,每個落下的地方就變成一塊不是走廊的地方,強烈的暈眩與失衡讓他走路歪歪倒倒,要走回自己家不過幾步路,卻讓他差點摔到樓梯間下,藍色膠狀物越落越多,萊特終於開了門,用倒下的方式進了門,他用腳踢的方式把門關上,然後一大團藍色膠狀物砸到他的臉上,眼前一片深藍。

2016-11-24

第三次系守衝擊

看完你的名字,大部份都只提了兩次隕石災害,照理說不是已經明示了三次慧星隕石嗎?

帝亞曼特慧星周期是1200年,理論上不會只有兩次,他的分裂應該是經常發生,正因為經常發生在歷史上才會留下記錄,即便記錄已毀。
   
第一次,2400年前,或更早之前,造出御神體的大坑。
   
在這中間,因為這災難,人們知道了慧星降災,並設法預防,還畫了遺跡圖、建立制度;是否第一次隕石災害帶來了時間交換能力?不過也可能是因為這隕石災害激發了宮水家的能力,於是變成一種鎮守儀式。
   
第二次,1200年前,或更早之前,隕石砸出系守湖,理論上不會早過御神體的大坑。
   
在這與中間,200年前繭五郎大火燒掉以上資訊,於是沒有人知道制度、遺跡與災難來歷,但作法與能力、以及一些概念透過口耳順利傳了下來。
   
第三次,隕石砸毀系守鎮,只留下高中。
   
很多推論都把時間拉成AB時間軸,不過這故事似乎可以不用多元宇宙解釋,採用單一時間敘事,可以完美完成任務,沒有並行認知需要,只要知道未來被改變的單軸就OK;大家被科幻片教育得有點過頭了,沒事就帶入平行宇宙、多元時間軸,這故事就是在知道事件發生後,回頭對單一時間軸進行修正,如此,比一個三葉生,一個三葉死合理許多。
   
關鍵就是瀧的夢時精神到過去的旅行,一旦過去的連結不在,那些來自三葉的日記內容自然都不見了;所以回溯到關鍵時間軸,自然就能修正當時的事件。
   
這是單一時間軸的表述,可以參看回到未來與本片、魔鬼終結者1、2、3的表現方式。
   
在單軸上的改寫,結果都是單一沒有雙重的問題存在,三葉當時沒死,而死掉就成了瀧沒有介入的可能性演示,一旦瀧介入那就是改寫了,除非他又回頭去阻止自己。
   
其次,光看故事會只知道第二次、第三次隕石,但御神體本身從外觀就是一個隕石坑,你要跟我說那也可能是火山口,既然本片都說是隕石了,去扯火山口根本偏離主題吧?
   
小常識,日本的御神體屬於神道教,御神體是某個神社的信仰主體,可能有形,也可能無形,有形大到山、河、日、月都是,小到針與無可名、不可視之物都是,所以系守的御神體應該就是那個隕石坑,或是,那個第一次隕石災害帶來的時間交換能力。
   
有一個論點是這不算時間穿梭,你開玩笑吧,三葉跟瀧就是精神在三年前後交換,透過這個交換,去影響三年前避災成功與否,你跟我說不算時間軸影響?UHM?

其實這故事不難理解,是看的人被自己過多的科技資訊給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