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7

講古,說母親從外公口中聽聞的宜蘭故事

母親大人受愛讀書的外公影響,用口耳相傳的方式,講述了一個不知道是叫翁海、汪海還是換海(台語) 道士的故事,以下通通用汪海稱之,這是我記得的數則,也算是我跟母親與外公的傳承。

汪海這個人在修行後有一雙可以看到寶物的眼睛,他透過占卜知道台灣有許多寶物,於是他便渡過了黑水溝來到了台灣,然後,他到了宜蘭這裡。

2016-07-30

全世界都在說,清國話


這首歌,詞是吳念真寫的,反映的是吳念真的兒時記憶,說是教台語,但教的內容是日語,這是台灣人在日治後語言日台深化的影響,說起來是一種台灣文化風情。
.
很多年前,老師問我們蕃茄的台語該怎麼說,同學們毫不思考的,就回答了TOMATO,而正確的用語應該是,蕃仔蜜。
.
從年齡來看,吳念真的父母那一輩,乃至於其爺爺奶奶那輩受過日本教育是必然的,當時的台灣有台語、日語混著使用的狀態,在殖民結束後,很多日常用語裡的日語並未消失,而是隱遁,或說是融合成台灣人所用的生活用語中,如同他媽媽說要教台語,但教的單字卻都是變成生活化的日語,這正是一種文化被融合過的跡痕。
.
一如星馬的華人在使用福州話,然後跟他們一起工作的人也跟著學了福州話,一如日本人過去到大唐留學,把唐服帶到日本,變成了和服,又如中國人現在用的普通話,其實是清人改良過的新式漢語,音韻與古中原腔已經大有不同。
.
某女子三人團體說,全世界都在說中國話,但事實上,那是大清人留給這世界,最大的一筆文化痕跡。
.
全世界都在說,清國話。


2016-07-25

新世代的都市傳說






話說進到了新世代以後,都市傳說的產生速度下降了,所有的資訊都被公開在www的通訊文本上,被記錄、被驗證,於是謠言的散播趨緩,初期還有變成電子郵件格式的幸福信在網路散播,這算是非常有趣的舊世代謠言電子化,但,因為網路的即時性,一旦有人中斷寄出,這東西效力就在很短的時間內被瓦解掉;而今在網路上流傳的,大多被USOJAPAN演過了一次,那些已經都是舊世代的都市傳說,真要追究,有些甚至可以上達十六、七世紀的歐洲。

2016-06-06

距離




跟很多人認識很久了,真的沒問題的,就一直沒問題;有問題的,沒事就碰撞一下;不論碰撞的有沒有道理,又或者輸贏,重點是這之後,彼此有沒有空間再容納這碰撞之後的尷尬。

我其實很佩服幾個長期碰撞、或是碰撞後還退了一步的朋友,這種人反而使我自慚形穢,我會想,我在幹什麼?堅持什麼?為什麼要對這樣的人咄咄相逼,又不是匿名的對決,彼此在不報上名號與背景前,來一場你死我活的廝殺,這可是你熟識的面孔,為什麼不能有理解的空間?
 
不過,就算如此,碰撞還是得發生。

有些問題與觀念,差距還是很大,更何況,有些事是每個人的容忍底限,不但碰不得,還要據理力爭,還要全力悍衛,管你是什麼角色,違反規則一律關起來圍勦。

於是,我們容忍剛認識的人,可以去碰個幾次最在意的點,發發黃牌,然後還是在碰? 那就給紅牌驅逐。

問題來了,總有最長時間仍一直在踩雷的人,到底要不要原諒,還是要繼續這樣碰撞下去? 我通常會就先放著,我覺得很多事說開就好,但總有說開還是不愉快的事,只好先放著,也不是就此放開手,只是,不知道怎麼辦。

好像陌生一點,就能再多點空間,但這空間,其實是距離,你不想受傷我不想受傷,那麼保持安全車距,你撞不到我,我在撞到前,還有空間可以迴避,MUCH BETTER。

缺點就是,當你開始加速,而我不會像過去一樣,踩著油門狂追,心一橫,就讓你往前衝,你去結婚、你換工作、你唱起了歌、你去演講,我看不到車尾燈,緩緩開著我的三十四十,你今天開心、你今天難過,我不知道,一樣的等速,緩慢往前,同一個夜晚,但是距離遙遠。
 
我不期望你的期待,你是你,我是我,我有我的事,我的人生,老是在公路上追逐,那還是不如顧好安全,不如就這麼看不到你好不好。

於是,停下來,這樣就好了,也許有點懷念,但是,如果又開始糾結過去與小事,如果我又變成如此的不可原諒,那就跟當時放手一樣;阿阿,傷痕這種事就是這樣,一旦有了心潔,不對,欣潔,錯錯錯,心結,那還真的就回不去了,畢竟是化學反應。

所以,就冷靜下來,好好想想,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到底要什麼,也許,一切本來就都是錯誤,又也許是一時衝動。

也許就這樣吧。

2016-06-04

寫給64的這首歌


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當時的發聲是一種政治正確,今天的沉默也是一種政治正確。
.
本想把後來的人的發展都寫一寫,但查完資料後,除了幾個往生的明星與一部份人,當年演唱的人幾乎都赴中發展了,於是,也沒什麼好寫;當時的政治正確,現在變成一種政治不正確,誰敢大聲說出自己唱了這首歌?說自己當時是政治正確,那當場變成反共;如果說當時被逼,這樣變成反KMT;而說現在只想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只想音樂給更多人聽到,那就變成逃避問題;你看,我都幫你寫好腳本了。
.
但可以肯定的,如果政治正確是一種選擇,那麼不管過去與現在,沉默,也是一種表態,那並不表示你可以因此而變成中立理性客觀超然。
.
這種沉默,讓我想到太陽花時的一片沉默,有人說,任何人都有價碼,這個價碼可以買你做出任何事,金錢與名聲是可以讓我們不說任何一句話的,而旁人則會永遠記得你的發聲與沉默。
.
你看,你當時愛著KMT,那是你的信仰,現在他也不是你的政治正確,你愛的國家到底是誰?這首歌的慷慨激昂卻變成對當時的你的嘲諷。

2016-06-02

瘋狂的理想社會


我不否認制度限制了人類的自由,但相信你也不能接受,事實上的人類竟然是透過限制自己所擁有的自由來穩定整個社會,東西皆然,這個古老的基本體制透過增加各種禁止與互助行為來維持整個社會的功能正常,如果純粹依照生物社會需要設計的話,它會是這個樣貌 :

2016-05-31

深埋的秘密




「做這一行有很多規矩,我希望你最好是牢牢記到腦袋裡。」老師傅這麼對我說。「大部份都一樣,主要就是不要誇照片上的女生漂亮,不要失了禮節,不要吃人家的供品,這些我連講都不需要講的事,你應該都不會去做;但是咧,每塊地都有不同的規矩,這裡也不例外。」
老師傅臉色一沉。「在這塊地上,不要睡著,聽清楚了,千萬不要睡著。」他拍拍屁股站了起來,往著墓園走去,我連忙跟上。「我們這一行大部份都會守著一塊地做事,一做就是十幾二、三十年,反正人都會死,我們就不怕沒有生意做,我們照顧他們的家,他們的家屬給錢,我們打掃,照著規矩來,不會有什麼事,但是就是要照規矩,你聽清楚了沒?」
「懂懂懂。」我連忙點著頭。
「嗯,很好,比上次那個懂事,你明天開始就負責除草跟換花,造墓跟風水後面慢慢學。」
「阿師傅,睡著會怎麼樣?」
老師傅瞪了我一眼。「幹,叫你不要睡就不要睡,囉嗦個什麼洨!不想學了是不是!」
「喔,阿那個……」
「還有問題膩?」
「可是師傅,那邊就有一個人躺在那邊睡覺…」我指向了右邊山坡,那裡有一個穿著體育外套的中年人,正坦露著肚皮躺在那裡。
「幹,今天如果人家不想活了你就跟著不想活了是不是!」
「沒有啦,只是想說…… 」
「說個頭啦,還說,理由很多是不是?認真學啦!」

我沒再答腔,畢竟身為學徒實在不好太過頂撞老師傅,可是,第一天就看到老師傅的訓誡被人用行動吐槽,這真是讓人覺得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