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2

Q.人有必要生小孩嗎?



有人問,為什麼一定要生小孩,人生有必要生小孩嗎。

我先給結論:從人生來看,沒有必要,人生是對自己負責,若你不想要對其他人負責,不需要也沒必要。

2017-04-09

抄本 (21) 舶夢

萊特醒來,他的頭非常的痛,他感覺到寒冷,他正躺在一片又大又平的地方上,而且萊特感覺似乎微微傾斜,他的頭上是一盞被固定在牆上的鵝黃燈罩,周圍死寂,他一邊按扶著頭疼痛的地方,緩緩的爬了起來,這裡,看起來是晚上,發生什麼事了?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他覺得腳下不太平穩、空氣潮濕,萊特想了想覺得這裡是船上吧,而他現在身處的這個地方,寬廣而且視野遼闊,應該是甲板之類的地方,他緩緩走向邊緣探看,四周漆黑,底下也是一片漆黑,水波的聲音起伏,在海上嗎?遠處不見燈光,船,一動也不動,而正前面的遠方有個小亮點微微亮著。

2017-04-04

動物好朋友的藍窗簾



動物朋友目前看下來,最有問題的地方還是在砂之星,這東西本身能創造出動物朋友,但卻又生出天藍來還原動物,這兩個過程看起來有些矛盾,但事實上這樣應該沒有問題的過程,就我的理論上是:

1) 砂之星藉由最少的細胞量,將之還原成半人半動物的生物個體
2) 半人半動物的生物個體,人佔有的比例高過動物,且能語言共通
3) 天藍捕食動物好朋友後,會將人的部份抽離,只餘下動物部分
4) 人類被捕食後,還原還是人類(不確定是否為特例)
5) 使用過濾器可以讓砂之星只產生出讓動物變成人的成份

所以就上面來看,這砂之星是使用人類基因為主體的生物體增生與複製裝置,目的不明,但這過程會還原動物的存在,而留在半人半動物的動物朋友才是有問題的使用法。

人類撤離假趴里趴的原因為何?

最初發現了砂之星創造出動物朋友的這個孤島,人類除了研究砂之星外,還奇想天外的,想將有大量動物朋友的孤島,變成人與動物朋友同樂的遊樂園,顯然是覺得這狀況沒有威脅與問題,但在超大型天藍出現後,人類卻急忙撤出。

是天藍出現人類無法對抗?又或是人類發現砂之星的真實作用?還是人類被天藍吸收吐出後的人類,是有問題的過程?

就目前已知的故事劇情,大概不脫以下的可能

1) 砂之星的複製過程,只使用了女性為基本的複製基礎。
2) 進一步推想,複製基礎可能是同一個女性。

在一與二都成立下,換言之,人類被天藍吸收後,還原出來的雖然還是人類,但很有可能,都是使用同一種語言的同一個女性,運用在動物朋友上,一半野性加上一半複製體,還沒有問題;但人類若都是同一個人,這就變成人類大危機,因為基因的異體性不存在,都是同一個人類的複製體,那人類滅亡也只是時間問題,但這不表示假趴里趴外沒有人類存在,至少故事中是這樣。

所幸砂之星影響範圍不大,那麼遠離砂之星的噴發範圍,就沒問題;在沒有消滅或封閉砂之星的方法前,先離開這島吧,不過就目前來看,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人類看起來不是那種會扔著危險物不管的物種。

人類到哪裡去了呢?

2017-03-07

抄本 (20) 補救



那就像是徹底的瘋狂,那些人臉上覆蓋著彷彿有意識的黑色氣體,紅著眼睛,高聲尖叫,使盡全力地追著萊特,跑不動的人就算是用爬的也仍拼命地追著萊特;而萊特現在腦袋只想著要怎麼甩開他們,然後,一邊納悶與思考著背包裡的正本,是不是被費許下了什麼魔法。

他跑過一個轉角,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機場正門,他往著左邊一處入口跑了進去,那裡是正門大廳;但一進去,他就後悔了,裡面有更多呆站在原地的人與滿地屍體,他的眼角看到一部打開的電梯,與一條往樓上的樓梯,趁著呆立的人還沒有動作,萊特毫不猶豫,根本不加思索的就往電梯衝去。

2017-02-15

抄本 (19) 機場



曲折的公路被月光照耀著,一台印著海龜標誌的貨車在公路上疾駛,而萊特就坐在這台高速疾駛的貨車上,駕駛車子的是個身覆黃鱗的魚人,他一邊開車,一邊翻找著身旁某個箱子,最後,魚人翻出了一個牛皮紙袋,接著,他單手開著車子,用另一隻手把紙袋拿給了萊特。

「感謝您使用海龜快遞,在這種荒郊野外接送貨物,我這還是第一次,還好順利接到您了;這次運到目的地文斯港大約有兩小時,趁這空檔,等等請您對這次託運服務做個簡單的問卷調查;另外這是托運人吩咐要交給您的紙袋,還請您過目與簽收。」
魚人一口氣把話講完,那對魚眼不知道看前方還是側面,讓萊特不知道該如何聚焦;萊特看了看紙袋,把著裝有正本的背包揹到了胸前,然後檢視著紙袋的內容物。

裡面有兩個信封,其中一個信封裡是一張船票,是前往南極觀光遊覽的繞行船票,另一個裡面則是到紐西蘭的機票。

萊特收好信封,接下來只要搭飛機,然後到紐西蘭搭船就好,但最大的問題,還是費許有沒有跟來,這一切都是猜測,而且如果沒有順利到達目的地,一切也是枉然;他想到了兩天前的事。

2017-02-13

累積



活在網路時代,一切都被加速與被迫加速;無限地帶23裡說人類八零年代是最美好的時代,所把伊甸園的環境時代設在那時,現在想想,也許真的是這樣,一切的速度都沒辦法加速,下班後就是私人時間,一出門根本誰都找不到自己,科技不是非常好,但也沒有很糟糕,美好的很。

不過這種加速,是人類文明的必然。

2017-02-05

西方影業的迷思



英國雜誌SFX,本期金剛專題裡面的宣傳照,井田的照片比奧斯卡影后還大張;從宣傳照到她跟主角抖森這麼親近拍照的幕後花絮,加上之前井田無吻戲規則,雖然預告沒幾幕,但我覺得她在片中戲份的應該不輕,甚至有可能沒有賜死、一路活到最後的感覺。

.
西方影業似乎陷入" #將大量在地元素置入以吸引觀眾共鳴 " 的電影策略,為了追求中國市場,中方入資與中國市場競逐,讓原本的好萊塢文化過度平面化,加上麥可貝之流利益導向的拍攝法,大量商品置入,甚至被反過來大量置入,文化置入,萬達小公主的大量曝光,將她的存在極大化到眾人皆知。
.
根本來說,歐美電影之所以吸引人,並不是在於有沒有亞洲人、東方明星,而是因為它是一部思考與觀念迥異於亞洲思維的電影,套句中國形容,三觀不正,但就是這不正在吸引人。
.
反之中國電影在過去窮與困的狀況下時能吸引人,是因為劇情,資本一多,無極、長城什麼妖魔鬼怪都跑出來了。
.
台灣電影在於後勁,初看無感,仔細思考後會發現其實有在安排,以前能拍出熱帶魚的導演,今天也能拍出健忘村這樣的內容。
.
可惜,票房是錢是殘酷的東西,當下賺不了錢,也沒有了未來,然後,現在除了票房,還要賠上特色這個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