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7

抄本 (20) 補救



那就像是徹底的瘋狂,那些人臉上覆蓋著彷彿有意識的黑色氣體,紅著眼睛,高聲尖叫,使盡全力地追著萊特,跑不動的人就算是用爬的也仍拼命地追著萊特;而萊特現在腦袋只想著要怎麼甩開他們,然後,一邊納悶與思考著背包裡的正本,是不是被費許下了什麼魔法。

他跑過一個轉角,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機場正門,他往著左邊一處入口跑了進去,那裡是正門大廳;但一進去,他就後悔了,裡面有更多呆站在原地的人與滿地屍體,他的眼角看到一部打開的電梯,與一條往樓上的樓梯,趁著呆立的人還沒有動作,萊特毫不猶豫,根本不加思索的就往電梯衝去。

2017-02-15

抄本 (19) 機場



曲折的公路被月光照耀著,一台印著海龜標誌的貨車在公路上疾駛,而萊特就坐在這台高速疾駛的貨車上,駕駛車子的是個身覆黃鱗的魚人,他一邊開車,一邊翻找著身旁某個箱子,最後,魚人翻出了一個牛皮紙袋,接著,他單手開著車子,用另一隻手把紙袋拿給了萊特。

「感謝您使用海龜快遞,在這種荒郊野外接送貨物,我這還是第一次,還好順利接到您了;這次運到目的地文斯港大約有兩小時,趁這空檔,等等請您對這次託運服務做個簡單的問卷調查;另外這是托運人吩咐要交給您的紙袋,還請您過目與簽收。」
魚人一口氣把話講完,那對魚眼不知道看前方還是側面,讓萊特不知道該如何聚焦;萊特看了看紙袋,把著裝有正本的背包揹到了胸前,然後檢視著紙袋的內容物。

裡面有兩個信封,其中一個信封裡是一張船票,是前往南極觀光遊覽的繞行船票,另一個裡面則是到紐西蘭的機票。

萊特收好信封,接下來只要搭飛機,然後到紐西蘭搭船就好,但最大的問題,還是費許有沒有跟來,這一切都是猜測,而且如果沒有順利到達目的地,一切也是枉然;他想到了兩天前的事。

2017-02-13

累積



活在網路時代,一切都被加速與被迫加速;無限地帶23裡說人類八零年代是最美好的時代,所把伊甸園的環境時代設在那時,現在想想,也許真的是這樣,一切的速度都沒辦法加速,下班後就是私人時間,一出門根本誰都找不到自己,科技不是非常好,但也沒有很糟糕,美好的很。

不過這種加速,是人類文明的必然。

2017-02-05

西方影業的迷思



英國雜誌SFX,本期金剛專題裡面的宣傳照,井田的照片比奧斯卡影后還大張;從宣傳照到她跟主角抖森這麼親近拍照的幕後花絮,加上之前井田無吻戲規則,雖然預告沒幾幕,但我覺得她在片中戲份的應該不輕,甚至有可能沒有賜死、一路活到最後的感覺。

.
西方影業似乎陷入" #將大量在地元素置入以吸引觀眾共鳴 " 的電影策略,為了追求中國市場,中方入資與中國市場競逐,讓原本的好萊塢文化過度平面化,加上麥可貝之流利益導向的拍攝法,大量商品置入,甚至被反過來大量置入,文化置入,萬達小公主的大量曝光,將她的存在極大化到眾人皆知。
.
根本來說,歐美電影之所以吸引人,並不是在於有沒有亞洲人、東方明星,而是因為它是一部思考與觀念迥異於亞洲思維的電影,套句中國形容,三觀不正,但就是這不正在吸引人。
.
反之中國電影在過去窮與困的狀況下時能吸引人,是因為劇情,資本一多,無極、長城什麼妖魔鬼怪都跑出來了。
.
台灣電影在於後勁,初看無感,仔細思考後會發現其實有在安排,以前能拍出熱帶魚的導演,今天也能拍出健忘村這樣的內容。
.
可惜,票房是錢是殘酷的東西,當下賺不了錢,也沒有了未來,然後,現在除了票房,還要賠上特色這個未來。

2017-02-02

抄本 (18) 正本



萊特與瑪美德在帶路人的引導下,走進了莊園內,廣大的前庭內裝飾著許多發著微弱黃光的燈座,大門就在建物的中央,中央前方的空地裝飾著一個寬大的水池,經過的瞬間,萊特看了一眼,水池上滿是因為夜風而產生的圓形波紋,黑色幽深的池水偶爾浮掠過些影子,在微光的照耀下,閃過些許鱗片般的光痕,似乎是細長而冷冽的樣子,但,實在是不足以辨認那是什麼動物被飼養在裡面。

2017-01-28

夢中訪客


昨晚的初夢忘記了,但是中午睡的二夢還記得

我夢到自己在一個類似賣場的市區街道上走的,這裡的構成是,先經過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辦公區,然後是淺粉藍色的百貨賣場,看不出來賣啥,但是裡面很多制服櫃姐,接下來的區塊是個傳統市場,除了菜魚等等還有類似表演的地方。

我在夢中是要穿過這個街道,去一個類似蓋在學校裡的辦公大樓,我去拜訪客戶,談了很多工作的事,但最後還是無疾而終,於是我搭電梯下了樓,一樓的地方是三個不同區塊構成的穿堂,我在警衛面前的公司牌上看到了某個前長官開的科技公司。

"阿,在這裡上班的話,就可以天天看到南西(前同事)了。"

我這麼想著,這時老長官剛好從外面回來,於是我躲到另一個穿堂,看他跟警衛聊天,並且要警衛記得他的名字,然而,最後我還是沒有敢上去跟他打招呼,我就離開了這棟大樓。

我在學校裡閒晃,來到三樓教室護欄邊,我們一起看著對面的教官罵人,我跨過護欄邊,然後在二三樓護欄邊的落腳處爬上爬下,這時,對面的教官大聲罵人,看起來是在罵我,於是我就跑出學校,但是那個教官還是追來了,我就往傳統市場區塊跑。

我來到傳統市場區塊,這裡已經休市,我看到一個地方,用雞籠的鐵格子圍起來,於是我就打開那裡跑了進去,來到傳統市場後方,那裡是一條一邊有樹的長廊,另一邊一整排房子,我繼續往前走,出現了一個小孩問我要往前走嗎?我告訴他 : 是的,於是他收下了我給的錢後,我繼續往前,就來到了百貨賣場。

我在賣場裡為了躲避櫃姐發現我從後門進來,就穿過櫥窗,從看台上悄悄走過。

這時,出了賣場,我就醒了。


2017-01-08

抄本 (17) 旅行



萊特拿著汽油桶,在家裡繞了一圈,他在窗簾、書桌、沙發還有那些裝訂的工具與床舖上,仔細的淋上汽油,而譯本,則放在客廳中央的沙發桌上;淋完汽油後,他拿著裡面裝有抄本、影本與一台筆記型電腦的公事包,穿著防雨風衣,走到了門口,他拿出一盒飯店火柴,在黑暗中擦出火花,然後往著屋內拋出,瞬間,這個曾經是他家的住所,現在已經在一團烈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