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7

歸鄉



月亮的表面被日光照得死白,而地球的陰影,讓那片死白變成了一抹微笑。

陰影與死白的交界處,視界突然有些扭曲,一個比陰影還深的黑色圓圈,在那裡展開來;那是個長達數百公里的巨大蟲洞,從洞中緩緩出現的,是識別碼為E9099的異層次元中心遠征九號軍,對異次元生物決戰部隊,通稱第九的聯合艦隊;在一大片的人形兵器、空浮砲兵群與對宙對空的R系列戰機群中心的,是第九的核心艦隊群,由數十艘戰鬥艦、驅逐艦與擔任全體中核的旗艦內美西斯組成,巨大的內美西斯與輔助艦隊群,除了ˊ戰鬥指揮外,還身兼居住、後勤與工廠的職務,在漫長異層次元中心遠征中,有著關鍵的地位與存在;整個第九艦隊,儼然就是一個漂浮在宇宙中的小國,而身為艦隊司令的黑澤兩儀,他正站在內美西斯的甲板上,看著睽違已久的藍色地球,而微微淚濕了眼框。

2017-05-06

抄本 (22) 南極



廣大的白色冰原上有著一個白色的膠囊式的連棟建築,像是個三叉的棒狀物,被高高的架離開了地面,旁邊則是一間古舊的木造建築物,那是紐西蘭的極地基地,遠方的直升機從地平線逐漸靠近這兩個建築物,萊特坐在上面,被夾在兩個穿著厚外套的研究員中間,飛來的過程,他們聊光了大部份的話題,現在正處於一種恐怖的尷尬中。

2017-04-22

Q.人有必要生小孩嗎?



有人問,為什麼一定要生小孩,人生有必要生小孩嗎。

我先給結論:從人生來看,沒有必要,人生是對自己負責,若你不想要對其他人負責,不需要也沒必要。

2017-04-09

抄本 (21) 舶夢

萊特醒來,他的頭非常的痛,他感覺到寒冷,他正躺在一片又大又平的地方上,而且萊特感覺似乎微微傾斜,他的頭上是一盞被固定在牆上的鵝黃燈罩,周圍死寂,他一邊按扶著頭疼痛的地方,緩緩的爬了起來,這裡,看起來是晚上,發生什麼事了?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他覺得腳下不太平穩、空氣潮濕,萊特想了想覺得這裡是船上吧,而他現在身處的這個地方,寬廣而且視野遼闊,應該是甲板之類的地方,他緩緩走向邊緣探看,四周漆黑,底下也是一片漆黑,水波的聲音起伏,在海上嗎?遠處不見燈光,船,一動也不動,而正前面的遠方有個小亮點微微亮著。

2017-04-04

動物好朋友的藍窗簾



動物朋友目前看下來,最有問題的地方還是在砂之星,這東西本身能創造出動物朋友,但卻又生出天藍來還原動物,這兩個過程看起來有些矛盾,但事實上這樣應該沒有問題的過程,就我的理論上是:

1) 砂之星藉由最少的細胞量,將之還原成半人半動物的生物個體
2) 半人半動物的生物個體,人佔有的比例高過動物,且能語言共通
3) 天藍捕食動物好朋友後,會將人的部份抽離,只餘下動物部分
4) 人類被捕食後,還原還是人類(不確定是否為特例)
5) 使用過濾器可以讓砂之星只產生出讓動物變成人的成份

所以就上面來看,這砂之星是使用人類基因為主體的生物體增生與複製裝置,目的不明,但這過程會還原動物的存在,而留在半人半動物的動物朋友才是有問題的使用法。

人類撤離假趴里趴的原因為何?

最初發現了砂之星創造出動物朋友的這個孤島,人類除了研究砂之星外,還奇想天外的,想將有大量動物朋友的孤島,變成人與動物朋友同樂的遊樂園,顯然是覺得這狀況沒有威脅與問題,但在超大型天藍出現後,人類卻急忙撤出。

是天藍出現人類無法對抗?又或是人類發現砂之星的真實作用?還是人類被天藍吸收吐出後的人類,是有問題的過程?

就目前已知的故事劇情,大概不脫以下的可能

1) 砂之星的複製過程,只使用了女性為基本的複製基礎。
2) 進一步推想,複製基礎可能是同一個女性。

在一與二都成立下,換言之,人類被天藍吸收後,還原出來的雖然還是人類,但很有可能,都是使用同一種語言的同一個女性,運用在動物朋友上,一半野性加上一半複製體,還沒有問題;但人類若都是同一個人,這就變成人類大危機,因為基因的異體性不存在,都是同一個人類的複製體,那人類滅亡也只是時間問題,但這不表示假趴里趴外沒有人類存在,至少故事中是這樣。

所幸砂之星影響範圍不大,那麼遠離砂之星的噴發範圍,就沒問題;在沒有消滅或封閉砂之星的方法前,先離開這島吧,不過就目前來看,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人類看起來不是那種會扔著危險物不管的物種。

人類到哪裡去了呢?

2017-03-07

抄本 (20) 補救



那就像是徹底的瘋狂,那些人臉上覆蓋著彷彿有意識的黑色氣體,紅著眼睛,高聲尖叫,使盡全力地追著萊特,跑不動的人就算是用爬的也仍拼命地追著萊特;而萊特現在腦袋只想著要怎麼甩開他們,然後,一邊納悶與思考著背包裡的正本,是不是被費許下了什麼魔法。

他跑過一個轉角,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機場正門,他往著左邊一處入口跑了進去,那裡是正門大廳;但一進去,他就後悔了,裡面有更多呆站在原地的人與滿地屍體,他的眼角看到一部打開的電梯,與一條往樓上的樓梯,趁著呆立的人還沒有動作,萊特毫不猶豫,根本不加思索的就往電梯衝去。

2017-02-15

抄本 (19) 機場



曲折的公路被月光照耀著,一台印著海龜標誌的貨車在公路上疾駛,而萊特就坐在這台高速疾駛的貨車上,駕駛車子的是個身覆黃鱗的魚人,他一邊開車,一邊翻找著身旁某個箱子,最後,魚人翻出了一個牛皮紙袋,接著,他單手開著車子,用另一隻手把紙袋拿給了萊特。

「感謝您使用海龜快遞,在這種荒郊野外接送貨物,我這還是第一次,還好順利接到您了;這次運到目的地文斯港大約有兩小時,趁這空檔,等等請您對這次託運服務做個簡單的問卷調查;另外這是托運人吩咐要交給您的紙袋,還請您過目與簽收。」
魚人一口氣把話講完,那對魚眼不知道看前方還是側面,讓萊特不知道該如何聚焦;萊特看了看紙袋,把著裝有正本的背包揹到了胸前,然後檢視著紙袋的內容物。

裡面有兩個信封,其中一個信封裡是一張船票,是前往南極觀光遊覽的繞行船票,另一個裡面則是到紐西蘭的機票。

萊特收好信封,接下來只要搭飛機,然後到紐西蘭搭船就好,但最大的問題,還是費許有沒有跟來,這一切都是猜測,而且如果沒有順利到達目的地,一切也是枉然;他想到了兩天前的事。